易搜猫

【爱丁堡的玛丽女王】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爱丁堡的玛丽女王】

喜欢爱丁堡城,但到那国王居住过的城堡却感觉怪怪的,在院子中央站了一会儿,便离开了。尽管上大学时把厚厚的世界历史书看了几遍,可那都是些文字符号,即便熟知了一些历史王朝的名称,也仅仅是在书上再次见到时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回到真正的历史中便会忘得一干二净。听人讲了爱丁城堡中玛丽女王的一些故事后,才方知自己为什么感觉在那座城堡阴森和不快的理由。这里在16世纪演绎了一桩令人胆战心惊的争权夺势的历史故事,而故事的结局却以它的主人公——魅力四射的玛丽女王成为政治的殉葬品而告终。

当玛丽16岁的丈夫、法国国王去世之后,玛丽回到了苏格兰成为女王,但她很快成为宗教和权力斗争的焦点,她在法国的天主教信仰与这里的新教形成尖锐的冲突,她不得不做出一些妥协以便保持利益的平衡。然而这种妥协并没有赢得任何一方的满意,她需要支持,需要一个丈夫来分担自己的苦恼,解救她于危难之中。于是,达利走进了她的生活。可对方不理朝政、寻花问柳的浪荡品性,以及无限的权力欲不仅没有使玛丽摆脱困境,反而使她又添新愁,她要在对付反对派政治势力的同时,还要拿出精力与夫君对峙。与她的表姐、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相比,她的结婚举动或许是愚蠢的,因为当一个女人掌握最高权力之后,她无法借助于男人弥补自己在政治上的无能。同玛丽女王相反,伊丽莎白一生未婚,专攻政治和心计,因此稳稳地把国王宝座坐到生命的终点。而玛丽却不行,她的不幸命运是由于她没有把全部的智慧投入一个属于“男人”的血腥战场。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这次婚姻留下的一个儿子詹姆士后来成为英格兰国王詹姆士一世,这使玛丽成为这之后所有的英国王室成员的祖先。玛丽生前没有战胜伊丽莎白,但死后却战胜了她。

【爱丁堡的玛丽女王】

或许玛丽女王一生败于自己的鲁莽、冲动、对于政事和人之邪恶本性的思虑不周,以及对人的轻信,而绝不像伊丽莎白那样时时和事事小心谨慎。当玛丽在苏格兰大势已去,从监狱逃离后,她投奔了一个自己不该投奔的人——伊丽莎白和一个地方——英格兰。她哪里知道,从前自己表现出的对英格兰权力的欲望早已让伊丽莎白怀恨在心,同时她的美貌和魅力也让相貌平平的表姐妒火中烧。她一到英格兰便被囚禁起来,开始了长达近20年的监狱生活,最后还是由她的表姐伊丽莎白女王签署了死刑文件,砍下了她的头颅,那时她才44岁。玛丽女王临行前视死如归的表现被后人称道,认为那才是真正的女王风范。

政治从来就是一个利益博弈和生死的角斗场,珍惜生命、情感和亲情的女人的确不适于这块地方,因而从历史上看,除了凤毛麟角的女人之外,女人大都是政治的附属品和牺牲品。这使得人们不得不思考这样一些问题:女人在参政议政之前要学习什么?女人将以什么样的品格和素质参政?女人要建构什么样的政治?也许女性主义学者中的“差异论者”会给出很具体的女性特征及其政治表现,而“反本质论者”则会大肆批评在执政素质方面进行性别区分。的确,从玛丽女王和伊丽莎白女王的历史故事来看,执政素质方面的差异似乎也不在于性别。但是,在性别歧视和父权制的历史上与体制中,女人执政一定要有父权制的话语和思维体系,这肯定不是女人生而具有的,是她们后天习得的。有人学得像,如同伊丽莎白那样能够把天下治理下去;有人学得不像,便如同玛丽女王那样成为政治的殉葬品。当然,男人也需要学习执政,但无疑地他们比女人更容易学会社会依据他的性别产生出来的一套体系和行为。此外,女人执政还面临着男人不曾遇到的一个更可怕的危险,那就是来自其他女人的阴谋。之所以说这更可怕,因为女人在整治女人时,比整治男人更得心应手,女人被女人整治时,比被男人整治更为难受,这全都由于女人比男人更懂得如何整治自己的同类,这也是玛丽女王没有死于反对派的枪口,却死在自己表姐的断头台上的缘由。这样议论女人从政的目的并不是意在强调女人的不可救药,而是说,只有当女人打破了父权制执政的思维模式和体系,真正地站在自己的性别立场,进而站在两性的立场治政时,只有当女人超越了一己的私欲和嫉妒之心真正地支持其他女人时,她们才能建立起理想的政治制度,把自己无论是生来的还是后天的善良美好品性带到曾经是腥风血雨的战场,撒播和平和幸福的种子,让这里成为人们享受生命和亲情的花园。这种期待也许是出于女人思维的乌托邦,这种政治还能算政治吗?可毕竟人类要有理想和期待,就算这是一种实现不了的、天真的、幼稚的儿童思维,女人也要相信它并为之努力,不然,玛丽女王和伊丽莎白女王的故事不是白讲了吗?玛丽女王不是白死了吗?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如今玛丽女王和伊丽莎白女王一同埋藏在伦敦威特敏斯特教堂的墓地。姐妹俩紧挨着,想必是玛丽已经原谅了表姐,伊丽莎白也会不停地向她忏悔,以求得宽恕。或许在另一个世界里,姐妹俩开始了真正的友谊,亲密无间。她们十分讨厌自己以往世界中的杀戮和政治,对自己以往的作为追悔莫及,在这个世界中,她们懂得人与人之间完全可以通过另一种方式相处,而且彼此都能感觉到信任和安慰。她们也不明白:为什么人只有被埋在这里之后才懂得这些?为什么她们上面的世界还在永无休止地延续着她们曾经历过的悲剧,继续着阴谋、残暴和屠杀?撒切尔夫人:平生交织英伦爱恨2013年4月8日在英国听到撒切尔夫人离世的消息,我立即跑到超市买报纸,却发现报纸上对这一消息未著一字,而4月9日各大报纸却从头版开始进行连篇累牍地报道。在选报时,我特意咨询了一下,既选了保守党的《太阳报》,也选了中立派的《独立报》,可卖报人最后还是叮嘱了我一句:“《独立报》扮成中立的态度,实际上未必如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易搜猫 > 【爱丁堡的玛丽女王】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热门信息